今天是:

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文化 >> 正文

我和我的母親

發佈日期:2021-09-29  來源:   巴一諾

母親在牽掛着我。

我知道,所有在外求學的,工作的人也都知道。我的母親知道,全天下有小孩子的母親也都知道。

我的母親姓張,我有時候會管她叫張女士,有時候也喊她美女。我的外公是辦廠子的,走南闖北做生意。母親受外公的影響很多,所見的事情很多,人情世故上的事,從小就很通達,那強硬的脾氣大概也是隨了外公。母親是家裏最小的孩子,上面有四個姐姐一個哥哥。所以外婆對母親格外偏寵,這樣成長起來的母親是很有膽識、通人情世故的。從小時候起就又會哄人又霸道,用我們地方話來講,母親這個小孩從小就“kou”。但這話不是我説的,是外婆説的。

母親愛漂亮。小學六年級就自己找了一塊好看的布料去裁縫鋪子裏裁了個六分袖穿在身上。在那個年代,這還是蠻大膽的行為,據説我姥爺追着母親打,都沒讓母親脱下來她的六分袖。在我的家裏,我母親的衣服單獨有個衣帽間,我爸、我和弟弟三個人的衣服加起來,都不一定有母親一年的衣服多。

母親也要強。據説母親從小不愛學習,高中三年裏有兩年是很輕鬆的,高三快高考了才開始着急,早上五點多就坐在教室裏學習,中午用熱水泡裝在飯盒的餃子當飯吃,這麼不分白天黑夜地努力了一年半載,最後考上了大學。

我家內外的一切,基本全部是要我的母親負擔的。

母親自己要強,對我也很嚴格。我小的時候和母親是不親的,我害怕她,覺得她對我兇,覺得她不愛我。母親説在弟弟快出生的那段時間,我給我的朋友發短信説了些感覺自己的家庭地位要變了之類的孩子氣的話。其實我自己已經記不得這是哪次被訓斥以後説的氣話了,可媽媽卻在那一天扶着桌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她告訴我,哪怕是弟弟喝奶粉,她也要先給我喝一口。但隨着弟弟的出生,承載姐姐這個身份的時間越來越長,我慢慢理解了母親,甚至越來越愛我的母親了。

從我上大學之後,我和母親的位置好像顛倒了。小時候母親對我是很嚴厲的,長大了反倒是我開始“威脅”她了。前段時間趁着三天的清明假期和週末,湊了個五天小假期回了趟家。開大門的時候母親語氣不耐煩地兇了我和弟弟一句,我立馬掏出手機打開日曆説道:“誒呦,你最好對我好點,我這再待 3天可就回去了。”母親説:“你不要這樣講啦,我都不敢看手機了。”

我這樣燦爛的母親,像一個燦爛又單純的女孩。她四十多歲了,還是像個小孩,愛哭,看情感電影和小説會掉眼淚。我離開家之前,總要和弟弟爭誰能和我一起玩一個晚上;不敢養小動物,害怕陪伴彼此的時間太短;總是給我發微信説“我好愛你,我好想你”。

我現在坐在這裏,想到我的母親,我的眼淚總是想要掉下來。

閲讀( (編輯:宣傳部)

  • 上一篇:無聊

  • 下一篇:稻香
    • 點擊排行| 精華推薦

    技術支持:信息化建設與管理中心

    校內備案號:JW備170083

    地址:江蘇省無錫市蠡湖大道1800號

    郵編:214122

    聯繫電話:0510-85326517

    服務郵箱:xck@jiangnan.edu.cn